主页 > 164747.com >

每个创始人都会遇上的一道坎:裁掉高管|创事记

发布日期:2019-11-29 12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上周,两篇热文刷屏了朋友圈——《大公司病》、《装逼那一年,公司一地鸡毛》。

  两篇文章放一起,发现它们有着共通之处:企业在飞速扩张时无法躲避的并发症,就是人力的浮肿与错乱失调。

  正如《一地鸡毛》中的90后CEO所述,「公司换了新环境,新人员也跟着上来。」他给HR下达命令:请最好的人才,大胆试错!这道指令就像开闸泄洪,让员工数量蹭蹭往上窜,随之而来的就是急剧攀升的人力成本。

  「年初开始发工资就已两百万上下。16年才五十多万一个月,而貌似营收并没相应比例的增长」,直到年终公司严重亏损,他才意识到自己在人才管理上走了多少弯路。

  可以说,每一个创始人都会碰上的一道坎,就是裁掉他们的高管。错误的发展方向,错误的项目启动决策都会导致企业招来错的人。而那些错的人,可能是某位高管,可能是合伙人;可能是一个人,也可能是一群人。

 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曾狠心开除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·萨维林,美国导演大卫·芬奇还把这个曲折的故事拍成了电影——《社交网络》。

  萨维林是扎克伯格的同学兼朋友,同时是Facebook最早的创始人兼最大股东,最后却成了一个“被创始人开掉的创始人”。扎克伯格解雇他的原因看似复杂,其实很简单:志不同,道不合。

  Facebook急速扩张期间非常需要资金,以当时公司的情况并不难找到投资人,但有一道很大的坎:那就是萨维林对此非常不配合,他似乎并不希望Facebook接受注资。扎克伯格要让萨维林来签个字都很困难,可没有他的签字又不行。扎克伯格曾向他表示,只要他肯到来总部把该办的事处理了,自己可以提供往返机票,但却遭到了拒绝。

  如果说萨维林在融资上的无所作为让扎克伯格感到失望,那么真正让他大发雷霆的就是:萨维林居然在Facebook上打非法广告——而且还是为自己创立的求职网站Joboozle。

  从当时扎克伯格的邮件中可以感受到他对此有多么愤怒,「你明明知道Facebook将来很有可能涉及求职类网站业务,还自起炉灶倒腾这么一个玩意,是想来和我们竞争吗?你还用Facebook来打免费广告?」

  扎克伯格在东海岸特拉华州重组一个新公司,收购了前Facebook公司,然后又给萨维林之外的人派送大量新股,以达到稀释他的股份并剥夺他决策权的目的。最终,大部分控制权被集中到了扎克伯格手上,萨维林的股份被稀释到了10%以下。

  在萨维林渐渐失去决策权的过程中,扎克伯格也找到了那个“对的人”:肖恩·帕克——音乐分享网站Napster创始人。肖恩·帕克一上任就扛起了融资重担,作为有经验的创业者,他在寻找融资上得心应手,为Facebook创造了很多价值。这也让扎克伯格更加肯定了让萨维林出局是正确的选择。

  同时他也强调,必要的时候,不要不舍得自断臂膀。在已经招错了人的情况下,及时止损才是创始人要当机立断的事情。此时此刻果断的决策与执行可以拯救企业于水火。

  阿里巴巴曾在2000年底经历过永生难忘的混乱与艰难抉择。那个时候马云做了错误的决定:在美国硅谷建立大型中心,并从世界各地空降贸易人才到美国硅谷。这让阿里巴巴背上了高昂的人力成本。更不幸的是,那一年互联网泡沫破灭,资本勒紧了口袋,让阿里融资无望。

  当时阿里账面上只剩700万美元,而且处于“只出不进”的状态。这样下去不出半年就会坐吃山空。焦灼的马云不得不决定紧急关闭大陆以外的所有战场。他找来了关明生,协助他展开一场大规模裁员。

  关明生带着蔡崇信前往香港、美国、韩国、北京等全球多个阿里办事处,裁掉了近200名阿里员工,其中包括无数才空降的高管。强行将阿里从300多人压缩到100多人。杭州总部工号前100的员工都被裁掉将近一半。

  阿里前副总裁波特·埃里斯曼曾忆起自己前往美国裁员的情形。他去到加利福尼亚的弗里蒙特—阿里巴巴之家,在那里,他见到了两个刚来美国两周的年轻工程师,他们看到埃里斯曼,还十分愉快地告诉他,「我们最近负责把英文网站搬到美国。」

  那一瞬间,埃里斯曼一肚子话说不出口。可为了生存,他们又必须迈出这痛苦的一步,只要企业能以更少的预算坚持更长的时间,就能活下去,活下去就还有机会扛过这次资本寒冬。

  结束美国的裁员计划后,埃里斯曼一行回到中国,开始了“重返中国”的战略,阿里的团队重新收缩回单元房里。在一次电话里,马云曾一度为这场裁员感到沮丧,以及动摇。埃里斯曼对他说,「你做了你应该做的,如果你不做这些决定,公司可能很难维持下去。」

  那一年,开支上的紧急节流让阿里得以活过冬天。2001年底,扛过资本寒冬的阿里首次实现盈利。

  提及裁员,企业管理者多少有些讳莫如深。短期来看,解雇员工是一件残忍的事,手起刀落间或许于心不忍;但长期来看,它是值得的,长痛不如短痛。

  当意识到人员失调、危急存亡,创始人完全应该大方承认:「公司经营不善,为了继续发展,我们不得不忍痛辞掉一些优秀的员工。」